九旬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
来源:九旬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发稿时间:2020-04-01 01:37:49


资料图  杜燕 摄谈医患矛盾:信任缺失是最大问题

资料图:一位患者在指导下使用人脸识别系统预约专家号。 王广兆 摄相信医疗环境会改善 盼康复后返回岗位

欧盟理事会已责成欧元集团在两周之内提交计划方案,欧盟理事会与欧盟委员会也将协同欧洲央行等机构共同制定复兴计划。伤医事件过后两个多月,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医生陶勇第一次以直播的形式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虽然还没有完全康复,但陶勇的情况已经明显好转。回顾自己的受伤和抢救经历,他形容如同“鬼门关里走了一遭”。但是他也表示,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中,希望康复后能返回工作岗位。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近日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他不认为现阶段中国存在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如果有的话,这些无症状感染者一定会把病毒传染给其他人,使得中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更高,但实际上,近段时间确诊人数却在下降,一些省份已经零增长。

3月20日,国际期刊《自然》杂志发表题为《隐性新冠病毒感染可能引发新的疫情》的报告。文章指出,30%~60%的新冠病毒感染者无症状或者症状轻微,但他们传播病毒的能力并不低,这些隐性感染者可能会引发新一轮疫情暴发。

“我觉得最可怕的,并不是无症状感染者传染给多少人,而是这种病毒从此潜伏下来,总有不敏感的人成为携带者,防控就很麻烦,需要不断地对这些人群进行检测。”于学杰说。

受伤后的陶勇这两个月的身份转变成了患者,他也从患者的角度分享了自己的感受。“有关心我的朋友曾经问我大概能恢复成什么样,但是我自己并不去问医生这样的问题。”他说,这类似于问一个老师“我的孩子能不能考上清华北大”,一旦表达出期望值,就会给医生压力,其实病人需要做的就是配合医生,询问医生自己该怎么配合。直播中,陶勇也谈到了近年来频繁引发伤医案的“元凶”——医患矛盾。他说,现在医患互相不信任,患者不信任医生,总怀疑医生开的药不管用,医生也不信任患者,担心患者是否监听监视自己,同时又觉得患者的医从性不好,这是导致治疗不好的最大障碍。“医生和患者的共同敌人是疾病,我们要成为战友。”陶勇同时坦言,目前包括他在内的北上广等地的医生承担了巨大的工作压力,很多人的体力、精力完全透支,有时候秩序也不好,这对患者和医生都是煎熬。“很多患者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来到北京,就为得到一句回复‘没事儿,回去吧’。”陶勇认为,可以通过科学的模式,建立起一个团队,让北上广等地的医生能够和地方医生的形成联动。在他看来,很多情况可以在地方解决,首诊在北上广进行后,复查可以在地方。这样既减少北上广医生的工作量,同时也可以帮助地方的一些医生积累经验。同时,他也希望,今后患者可以放下内心的焦虑和“完美主义心态”,未必所有病都要找北京的医生来解决,也不用连打针都需要主任亲自操作,要选择相信医生,才对患者有利。

中国有多少无症状感染者?一篇中国疾控中心发表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上的论文披露,截至2020年2月11日,中国内地共报告72314例病例,其中无症状感染者889例(1.2%)。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二科主任蒋荣猛认为,无症状感染者不会出现咳嗽等症状,也就不太容易排出病毒,传染性较弱。

28日,陶勇在直播中与公众见面。(直播截图)头部中三刀 如同“鬼门关里走一遭”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王培玉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无症状感染者有两种,一种是刚开始没有症状,但是核酸检测呈阳性,医学观察几天后出现了症状,这类属于处于潜伏期的病人;另一种是过了潜伏期之后也没有症状出现,这类就属于携带者。需要指出的是,只有后者是真正的无症状感染者。